伴侣婚前隐瞒重大疾病可以撤销婚姻?别高兴太

近日,有关“婚前病史该不该告诉伴侣”的讨论登上热搜。起因是,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。其中规定   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,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;不如实告知的,另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   对此,很多网友拍手叫好,认为此规定可以确保自己的知情权,进而保证自己知情之上的选择权,让婚姻少走一些弯路。但也有人担心,这会侵犯患病一方的隐私,让他们在婚姻中处处碰礁,难以组建家庭   知情权和隐私权,孰轻孰重?这是婚姻关系里一个古老的争论。坊间一个朴素的共识是,若一方身体的疾病,会直接伤害到对方的生命健康和生育利益时,隐私权应当让步于知情权。而且在法律上,因为夫妻关系的亲密性,“重大疾病”也不属于隐私保护的范围   毕竟,婚姻是建立在双方合意、彼此信任基础上的一种法律关系。婚前隐瞒重大疾病的行为,会直接伤害到伴侣的感情和权益,在任何社会环境下,都很难得到鼓励   为了保证婚姻当事人的基本权益,现行《婚姻法》里也有兜底规定:伴侣一方婚前若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,婚后尚未治愈的,可认定为婚姻无效。结合传染病防治法等相关规定,这些疾病一般包括艾滋病、淋病、梅毒、严重的遗传性疾病和重大精神疾病等   但在现实中,能够影响婚姻稳定、引发婚姻解体的重大疾病,远不止于此。梳理相关的离婚案例,可以发现,癫痫、先天性心脏病、红斑狼疮等有可能影响子女健康、被伴侣婚前隐瞒的疾病,都可能成为婚姻关系里的不定时炸弹   这些故事的情节也高度雷同:患病的一方害怕被嫌弃,或刻意追求“木已成舟”的效果,隐瞒了病情。但婚后一旦旧病复发,被蒙在鼓里的伴侣得知真相,夫妻关系瞬间出现不可逆转的破裂,被隐瞒的一方深受重创,大有“被骗婚”之感,甚至还有的人因为配偶的治疗花费,背负了巨额债务,生活陷入泥潭   不排除这中间会出现夫妻同甘共苦、不离不弃的感人故事,但在现实生活中,在沉重的疾病和隐瞒的行径面前,很少有婚姻能够经受得住如此致命的一击。由于不甘受骗,被隐瞒的一方往往向法庭申请诉讼离婚   有些情况下,因为存在婚前隐瞒病史的情况,双方确实已无法在一起生活,法官会支持当事人的离婚请求。但也有一些案例,由于患病的当事人不愿意离婚,且需要照顾和支持,法官会以夫妻感情未破裂、离婚理由不充分为由,驳回诉讼请求   不管官司最终能不能打赢,漫长诉讼过程中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,来来回回的周折,让本来就深受打击的当事人身心俱疲,备受煎熬。类似案例的频发,离婚代价的高昂,极大地刺激了人们的择偶焦虑   比如曾经轰动一时的“永城婚检案”。涉事妻子在婚检中检出了艾滋病,但婚检机构以保护患者隐私权为由,没有告诉丈夫   此案当年引起了很多人的恐慌,一个直接的影响是,因为发现自检保障不了知情权,无法得知配偶的健康状况,近年来“恢复强制婚检”的声音增多——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公众表达对现状的不满,对保障自身知情权的强烈呼吁   此次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,明确将隐瞒重大疾病作为婚姻的可撤销事由,可以说是对坊间多年呼吁的回应,再一次肯定了“知情权”的重要性,安抚了公众的焦虑   但是,要将法规落到实处,执行到位,好像并不容易。毕竟,目前还只是一个原则上的规定,缺乏具体的可操作的细节,还有很多疑问待解   比如,重大疾病该如何界定?病到什么程度需要清楚交代?如果之前的重大疾病已经治愈康复,且不会影响到后续的生活和子女健康,这种情况下还需不需要告知?像癌症这样的疾病,早期治疗成功,但不排除日后有复发的可能,这属不属于交代的范围   有法律学者提到,由于医学不断进步,一些现在无法治愈的疾病,将来可以治愈,为了保证法律的延续性,不宜在法律中规定何种疾病为重大疾病。若法律无法给出清晰的界定,则需要地方上给出细致的规定,或由司法机关或民政部门自由裁量。相信对司法实践人员来说,这将是个不小的挑战   毕竟,除了“艾滋病”这样明显的传染性疾病外,哪些属于影响婚姻存续的“重大疾病”,无论是民间还是医学界,都难以给出一个高度共识的清单。倘若重大疾病的范围无限扩张,知情权是得到了充分的保障,但势必会进一步压缩个人的隐私权,还可能催生出一系列伦理问题,想必那也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  后续具体细则如何,法律程序如何运作,有待观望。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我们很难期待法律上能有完美的条款,来帮助规避婚姻的风险,解决掉婚姻的所有隐患。由于人心的复杂叵测,由于种种的现实需要和人性的脆弱,再完备的法律,都很难让夫妻能够完全地坦诚相待,避免婚姻中的各种伤害、欺骗和背叛。要想拥有美满的婚姻,法律护栏之外,个体永远需要更多的忠诚和慎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相关推荐:

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Www.eaeaes.com 版权所有  网站Sitemap|导航地图   苏ICP12345678

  • <tr id='vV32yP'><strong id='vV32yP'></strong><small id='vV32yP'></small><button id='vV32yP'></button><li id='vV32yP'><noscript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/big><dt id='vV32y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V32yP'><option id='vV32yP'><table id='vV32yP'><blockquote id='vV32yP'><tbody id='vV32y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V32yP'></u><kbd id='vV32yP'><kbd id='vV32yP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V32yP'><strong id='vV32y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V32yP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V32yP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V32yP'></ins>
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V32yP'><em id='vV32yP'></em><td id='vV32yP'><div id='vV32y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big id='vV32yP'></big><legend id='vV32y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i id='vV32yP'><div id='vV32yP'><ins id='vV32yP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  <i id='vV32yP'></i>
              • <dl id='vV32yP'></dl>
  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V32yP'><q id='vV32yP'><noscript id='vV32yP'></noscript><dt id='vV32yP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V32yP'><i id='vV32yP'></i>